景东栏目导航

张晓杰

忙时作画,闲时旅游

时间:2016年03月22日信息来源:不详 点击: 收藏此文 【字体:
忙时作画,闲时旅游

 

初次与张晓杰老师接触的时候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言语中带有几分熟络,像是多年不见得老友,又像是昔日的良师。但交谈起来又略有疏远,这疏远不是高高在上而是那高深的涵养和薄厚的学识。人亦如此作品亦如此,刚进工作室的那一刻就被眼前的作品所吸引,像是在哪里见过,又像是封存许久的佳作,细细品味又略显生疏。现实和理想总是相互拉扯,当你想靠近它的时候,它却离你越来越远;当你沮丧离开的时候它又轻轻的像你招手。

 

忙时作画,闲时旅游

 

与张晓杰老师深切交谈以后得知,张老师大部分时间投入在个人的创作之中。这一点从他的工作室就足已看出。工作室随处可见张老师创作的作品,有些是完成的有些是还在创作中的,桌子上摆放着各种颜料、书籍,紧凑杂乱中偶能放下一只茶杯,就连那张休息的椅子也被调色盘所侵占。张晓杰老师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工作室里进行创作,有时候创作到很晚就干脆睡到了工作室,有创作灵感的时候会没日没夜的画下去,生怕稍有停顿这灵感就消失了,有时候他也会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几天不出门去构思一个新的艺术创作。这些都从他那一张窄小的床和那电饭锅便足以印证。在他那里日常最紧张的时刻便是创作,他把创作看做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如果有一天他的个人艺术消亡的话,那么他将也随之破灭。这毁灭不是肉体的毁灭,那一定是灵魂的消亡。

 

忙时作画,闲时旅游

 

除了创作之外张晓杰老师还格外喜爱旅游,闲余之时他会一个人到田野里散步或是驱车到山林里观察自然的生长姿态,沐浴大自然的滋养,以寻求作品创作灵感,使得作品更加纯粹。他走访过很多西方国家,对西方美术颇有研究。他不像游客似的走马观花,有时候他会在一幅画前面停留很久,静静思考,拿出笔和纸记些什么。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帕斯卡尔说过的一句话:“人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如果众人都是苇草,那么张晓杰老师是那根最能思考的苇草。一个艺术家的修养从何而来?参观西方各大博物馆同时阅览西方典籍结合书本的知识加上个人独自的思考以得出属于自己灵魂深处的东西。这大概是张晓杰老师的作品与其他作品相比更现代的原因吧!创作之余,张晓杰老师提起笔记录创作时的心路历程、对自我审视、对艺术考究,这些都构成了张晓杰老师伟大作品不可磨灭的印记。我想这正是我刚进门那一刻对张老师所说的,作品颇有西方抽象的感觉。而张老师却在我的话语后加了传统,可见张老师在学习西方的同时仍不忘传统的价值,这显然是一个陶瓷世家后代所创新和传承的功德所在!

 

忙时作画,闲时旅游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从张晓杰老师发髻的银丝便可知艺术创作之辛苦,不论是作画还是旅游,这些都是献身于艺术的行为。一个人可以如此忘我投身于艺术,他的作品已是他的灵魂。

 
(作者:未知 编辑:admin)
文章热词:

上一篇:3月9日作品解读

下一篇:没有了

延伸阅读: